作业帮 > 综合 > 作业

作文 另一个我 600字

来源:学生作业帮 编辑:作业帮 分类:综合作业 时间:2020/09/23 10:47:18
作文 另一个我 600字
另一个我
脱下面具,是真实的我:戴上面具,就成了另一个我.  我在这两者之间互相转化,却越来越找不到真的我.  这是一个笑话,可悲的笑话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题记
  提起笔,不知从何写起,只觉得心中涌起了无限的思绪,那是淡淡地哀伤和无奈地苦笑.一支笔,勾起一段令我痛苦的成长经历.
  记得刚拿起笔在纸上信笔涂鸦的时候,那时,我还是一个爱做梦的孩子,在纸上稚嫩的小手描绘出一幅幅童话里的场景.我时常梦见自己是一个公主,和心爱的王子举行着婚礼,我穿着雪白美丽的晚礼服,皮肤是那样白皙光洁,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.那是我的梦,虽然稚嫩,但却是我最纯真珍贵的影像.
  再大些开始会用笔写不止是自己的名字的字的时候,我已经开始戴上面具,也就是说,另一个我出现了.我会熟练地在各种场合,带上适合的面具.我会在老师面前,带上这个面具,下课后拿着书找一道难题跑到办公室请教,听着老师夸我认真好学:我会在同学面前带上这个面具,下课后我努力克服自己不和班上的几个调皮鬼疯闹,坐在座位上看书,遇到同学请叫我问题即使不耐烦也给他讲明白,这样,我在同学中又是不可或缺的乐于助人的“小老师”:我会在家长面前,带上这个面具,在早晨家长送学生上学时,拿出一本书装模作样地看,然后听着家长那我教育他们的孩子:“你看人家,多刻苦勤奋!”……直到回家,我才得以取下面具,让另一个我消失.而这样,活的好累,就像脸上涂满油彩的想努力逗人发笑的小丑,就算哭了,别人也只会认为他在搞笑吧.
  日子浑浑噩噩地过去了,我们开始写作文的时候,我终于找到了一个不用带面具的地方——作文里.我常常徜徉在自己编织的各种童话里,在这里,我可以天马行空的自由想象.自己其实已经很长时间没做这种真善美的梦了,更多频繁出现的是自己在同学们的掌声中领回“三好学生”的奖状.罢了,文字是我最后的一点纯真了,我不想无端的失去,只是害怕“另一个我”以后终将有一天也要霸占真实的我仅存的文字领域.
  终于,时光的洪流磨去了我的棱角,害怕的依然来了.长大些后,我早已习惯了带上面具并顺利让另一个我占据我的躯壳.我提起笔,却再也写不出充满灵性的文字,再也编不出动人的故事了.我只会写那些符合阅卷老师口味的中考时作文,只知用对套路取得一个好分数.我变得越来越缺乏灵性,像一台丧失了自我的学习机器.真实的我不想让另一个我这样的,可是这一切在我带上面具变成另一个我的那一刻就是注定了,任谁也无法改变.
  当我坐在课堂上,带着面具听到老师夸我潜心读书时,另一个我浮现出得意的笑,而面具下真实的我内心却像被堵住一般难受.谁说我没有梦想了?我的梦想还在啊,我还是那么那么地热爱文字,爱公主和王子的故事,想念曾经哪些和他们对话的夜晚.
  木然地坐在电脑前,我想用键盘敲击下大段的文字来宣泄.这是,身体里另一个我向我叫嚣:“你写啊!你写啊!写啊!看你写出来的是不是你内心的真实文字!”于是我真的再也敲不出纯文字,脾气也越来越暴戾.因为写不出拿东西而砸坏笔和玩偶,因为写作到深夜导致我第二天精神不济,因为觉得写的不好撕下一张张几乎空白的纸.那是,我是多么想做一个小时候那样的梦啊.躺在床上,努力让自己睡着,因为在梦境里可以不用这么累,戴面具.把自己沉溺在那纯纯没有污秽的美梦里,把自己全部搁置在里面,不必再思索任何的事,不必子啊戴上面具——这对于现在的我,是多么奢侈的幸福.可当我醒来,仍然没有做任何一个梦,他已不再青睐与我.打扮的辈子已经落在地板上,我拉上来一点更近的吧蜷缩的膝盖地主胸口,像猫一样躲在被窝缩成小小的一团.
  再次醒来拉开窗帘,坐在窗台上等待日出,看着玻璃中带着面具苍白的自己面无表情.突然一律阳光照在玻璃上,射出来的光,好像整个世界都是温暖的.它融化了我的面具,另一个我似乎也不见了.
  我提起笔,在本子上写下了这样一句话: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失去的一切都会卷土重来.